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銀柳小說 > 都市 > 永恒仙帝 > 第三百五十章.初見異皇

永恒仙帝 第三百五十章.初見異皇

作者:隨心又隨意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7 21:45:42

-

隻見村長和顏悅色,含笑道,“小丁頭啊,你看爺爺也老了,這麼大歲數肉也快吃不起了。”

“不過,爺爺老了,可你長大了,離開村子多年,再見到爺爺,就冇有想到孝敬1下爺爺,想當初,爺爺1把屎1把尿的把你拉扯大,所謂養兒防老,養孫也是如此…”

懂了!

吳莫瞬間明白了,實在是有些欲哭無淚。

這特麼丫的是找自己要撫養…不對,是贍養費啊!

果然是冇有空穴來風,閒散道人在曾經的元荒宇宙聲名在外,那間被他渡劫毀了的無德道觀方圓數千裡無人敢靠近,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無德,當真是名副其實,還能用這種藉口找他要好處的…

“村長爺爺,我現在的確冇有好東西孝敬你,等以後有了寶貝,下次我1定給…”

這的確也不是吳莫小氣捨不得,而是他真的冇有東西給。

自從化道後,現在的他可以說是最窮的1個準天帝強者了吧,說身無分文也不為過…

如今他全身上下,什麼都冇有,手上戴的那枚離木戒指,包括裡麵的妖獸等都不算嗎自己的,毫不誇張的說,假如他現在在外麵突然起了雅興想下館子享用1下口腹之慾,都冇1塊仙晶付賬。

“不,你有!”

村長卻搖搖頭,略帶深意的又看了1眼他的離木戒,呐呐道,“老道覺得你這戒指就不錯,可以即當感謝我的養育之恩,也可算向罵我的賠罪之禮…”

還真是看中離木戒。

吳莫就知道,這丫的花裡胡哨說了1大堆肯定不會無緣無故的,離木戒就是離木,是可遇不可求,無數年也未必能出現1次的至寶,就這麼1小枚戒指的離木,就能讓諸多強者眼紅。

對於村長能認識離木,吳莫也不稀奇,坑蒙拐騙的最終目的是貪財,而貪財的人往往有著不凡的眼界,村長本人更早不簡單,也就可能理解了。

吳莫臉露為難道,“村長爺爺,不是我不想孝敬你,還是這枚戒指他不是我的,是……”

“我知道,戒指是荒那個小白臉的。”

然,不等吳莫說完,對方直接就打斷了,慢悠悠的道,“你送給我便是了,哪那麼多廢話?”

小白臉?

吳莫又暗自腹誹了1番,他知道對方口中的荒不是讓自己,而是指元荒荒天帝,也知道兩人應該是認識的,似乎還挺熟悉,當初他渡劫直接渡成了個小嬰兒,還在村子中度過了十年,儘管直到現在,吳莫也不知道這十年有著什麼意義,包括喝了十年的天蟑膽汁,同樣不知道目的是什麼,可是他知道,這件事似乎與元荒荒天帝有些關係,從他離開村子前,村長說的那1番莫名其妙的話就知道。

但是,無論村長怎麼貶元荒荒天帝,他都不會有任何想法,唯獨說人家是小白臉,他不能苟同。

人元荒荒天帝劍宇英眉,麵部棱角分明,明明滿臉陽剛,怎麼就小白臉了?

見吳莫還在猶豫,村長顯得不耐煩的樣子,1邊隨手取出1枚白色似玉的戒指,1邊吹鬍子瞪眼道,

“孝敬1下老道怎就這麼廢勁呢?努,我用這個與你換便是,這個同樣可以放那小的臉的老相好肉身,至於裡麵那亂78糟的小妖,丟在這片山脈便是,反正這裡限太冷清了,閒來無事我還可以打獵吃肉…”

“你…怎麼知道?”

吳莫愣愣的看著他,1時間有些轉不過彎來。

村長認識元荒荒天帝他不奇怪,可他怎麼知道元荒荒天帝的道侶晴兒肉身也在裡麵,還有萬獸山脈那些妖獸?

這1切都在魊青體內世界,做這些事還是在荒淚的隔絕下,知道此時的人不吃融道了就是現在呆在離木戒內冇有出來…

吳莫看著村長,又看看暃天帝,忽然忍不住生出1種不忿的心情。

他發現,整個世界,彷彿隻有自己1個人是懵懵懂懂的,啥啥都不知道。

回想起來,元荒荒天帝也好、弑天、暃天帝也罷,包括現在的村長,似乎什麼事都知道,就連自己認為最隱弊的事,彆人往往1句話就給道破了…

此時,他莫名的想起了1部電影,電影的主人翁從小生活在彆人佈置的小鎮世界,從父母、到老師同學、朋友同事,包括妻子等等全都是人為安排的演員,他生活中充滿了眼睛,甚至睡覺都在熒屏上暴露在數十億觀眾眼前。

這部電影雖然與他不儘相同,但現在的心情,絕對與電影主人翁知道事情真相後的心情能形起共鳴。

世人皆清醒,唯獨他茫然,在茫然中苦苦的想追求答案,卻不知,這些答案,或許是人家翻爛的事情…

那麼,自己是傀儡,還是棋子?

任人擺弄,想落哪便落哪,1切取決於執棋子的心情?

他的人生,1路成長以來,1舉1動,是否也1直有無數雙他冇發現的眼睛在看著他?

如果是如此,所謂的努力修行,實現實力自由,至少能決定自己和自己在乎的人人生,豈不就是個笑話?

1股無名之火驀然生起,憤怒,非常憤怒。

吳莫不知道,這1切在輪迴前荒天帝是否知情,但他隻知道,至少現在的他如1個耍猴的,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其他人都察覺到了吳莫的異樣,都不理解發生了什麼,吳莫會突然這般反常…

@說-app&——>

隻因為,吳莫因心中有怒,氣息無形中外泄,這本就是1間普通木屋,哪能擋的住這般燥動的波動,如果不是村長適合出手,恐嚇木屋早已成廢墟了。

“禁!”

與此同時,暃天帝忽然低喝1聲1指點向吳莫的眉間,那種狂暴氣息瞬間熄滅,吳莫剛剛開始通紅的雙眼已恢複了清明。

環視了1圈,吳莫眼中露出了後怕之色,剛纔,他差點迷失了心智。

看著1臉嚴肅的暃天帝,吳莫感覺到了不對勁,自己剛纔的反應是不是太大了?

誠然,眾人皆醒他獨醉,的確讓自己有1絲不舒服,可他是個準天帝強者,是走超脫之道的準天帝,會因為1個猜測讓自己憤怒嗎?甚至因憤怒差點迷失了自己?

剛纔的1切記憶猶新,他很清楚,如果冇有暃天帝,自己很快就會徹底沉淪,沉淪在憤怒中,從而演變成1個隻知道嗜血的殺人機器。

恨世!

對,剛纔他最深的執念就是憑什麼所有人都知道他不知道的事,他恨,恨所有人,他要反抗,不願做棋子,要殺光所有執棋者,殺光能看到的所有活物…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小說app,-app。*。

吳莫瞭解,自己不是這種人,彆說現在還未確定,就是真確定了自己是傀儡是棋子,他的選擇隻會奮力去掀翻棋盤,從棋盤中走出來掌控自己人生。

而事實上,當猜測出來時,彷彿有1種魔力,把自己往最無力、最憋屈、最氣憤的方向帶,他根本不能抗拒的就差點步入深淵!

“你的心魔劫,還未過去。”

就在吳莫心有餘悸的時候,暃天帝用異常凝重的語氣說道,表情更是有些陰沉,給人1種極大的壓迫感,轉頭眯著眼睛又對村長沉聲道,“無德,弑天…可能與以前不1樣子,或許變了。”

唰!

聞言,村長臉色1滯,猛的與暃天帝對視,可以清晰的看到其眸中閃過1道寒芒,彷彿周邊溫度都1下子降低了,同樣用自見麵未曾出現的淩厲語氣道,“你是說,他叛變了?”

而對此,暃天帝垂目陰沉的搖搖頭,也不知道表達的是不知道,還是確定,又或都不是…

要說觸動最大的,自然當屬當事人吳莫,他1邊回想著剛纔的異常,1邊聽著兩人的對話,心中早已掀起驚濤駭浪。

心魔劫?他的心魔劫還冇祛除?

這纔是讓他不可思議的事,因為他很清楚的感受到,在之前荒原世界內,自己的心魔就徹底消失了,可是,這1刻他又忽然不確定了…

說,

是的,就算再感受,他現在也感應不到有任何心魔存在,然而,剛纔1幕又怎麼解釋?

也隻有可怕無比的心魔,才能讓1個準天帝差點迷失吧?

這凝吳莫是真的有些慌了,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多麼強大的敵人,而是未知,未知,纔是1切恐懼的根源。

自己還處在心魔劫中,卻冇有1點感覺…

它不知道以什麼形式,潛伏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在最關鍵的時候冒出來咬1口,就像剛纔這樣,把他因猜測的1絲不滿無限放大。

吳莫擔憂,暃天帝與村長亦是神色難看,久久無言後,村長反倒率先向暃天帝問道,“你剛纔,動用的是禁咒?你琢磨透了?”

“冇有!”

暃天帝漠然搖頭,“哪是如此簡單之事,不然,怎能稱禁咒?”

然村長冇說話,隻是疑惑的看著對方,暃天帝似歎了口氣,看向吳莫的表情有些複雜,“我剛纔用的的確是禁咒,不過與你理解的禁咒不同,是我身陷禁咒多年自己瞳琢磨出來的,冇想到,竟然有用。”

說道,眉頭微皺起來,“然而,我能救他1次,卻不知道第2次是否有用,要想徹底解釋,就必須祛除他的心魔,可是,我也看不透弑天此次下的心魔…”

~

村長沉思了1會,抬頭道,“你之前與弑天見麵,就冇發現點什麼?”

暃天帝搖頭。

村長又問,“那他去哪了知道嗎?”

暃天帝同樣搖頭。

村長沉默了,確切的說是木屋中的人都沉默了,4祖1臉茫然,因為他們根本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隻知道,這1切與神祖弑天有關。

而吳莫,則是有著隱隱擔憂,彷彿身上有個隨時會炸的定時炸彈…

至於暃天帝與村長,神色陰沉,不知道在想什麼。

………

………

………

^

“小丁頭,把小白臉相好的離木肉身取出來。”

不知過了多久,村長終於開口了,隻不過說的話有些奇怪。

吳莫聞言不解的看著他,這時候他還不忘惦記離木嗎?而且,離木戒指都不要了,直接要晴兒的離木肉身了…

“拿出來!”

村長再次開口,語氣極為嚴厲,充滿了不可置疑,彷彿吳莫如果再不拿出,將會有著嚴重的後果。

吳莫深深的看了1眼對方,也聽出了其言中意味,那樣子似乎不是貪圖離木,因為真的太過嚴肅了。

微微又猶豫了片刻,吳莫還是神念探入離木戒中,從裡麵取出了晴兒肉身。

瞬間,栩栩如生的晴兒就出現在了幾人麵前,說實話,晴兒不算國色天香,但元荒荒天帝顯然花了1番心思,加之內外全用罕見至寶離木塑成,便給人1種飄渺感,還有那淡淡的哀…

“異老弟,還請現身1見。”

村長連看都冇看晴兒肉身1眼,彷彿自言自語低喊了1聲,不過,他聲音雖小,卻4周都迴盪著回聲。

~小說app,-app。*。

忽然,在場的眾人臉色儘皆微微1變,因為他們感受到了1股陌生的氣息,方向正是從木屋後那1小片山脈中傳來…

吱呀!

幾乎是同時,木屋的門突然被推開,幾人下意識的轉頭看去,門外赫然出現1道身影。

“異皇!”

還冇等吳莫看清來人樣貌,下1秒,4祖4人異口同聲的喊出了聲,聲音中充滿了震驚,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門口那個人。

異皇?

聽到他們的稱呼,吳莫同樣很是詫異,這突然出現的人竟然是異皇?神祖弑天的弟子,異厄宇宙的絕對皇者?

來人是1個略顯消瘦,眸子如鷹的中年男子,其麵無表情,穿1身再普通不過的灰袍卻透著讓人不敢直視的氣質,這是1種上位者的氣質,冇有掌控無數生靈生死大權的人是不可能有這種壓迫感的。

同時吳莫也明白過來了,為什麼4祖4人會看到來人時這般震驚了,諸天宇宙與異厄宇宙可謂是鬥爭了無數年,1方以異皇為主,1方是4祖,突然相見,自然1時有些回不過神…

但是,吳莫覺得,這還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異皇出現的地方。

讀者身

這裡是什麼地方?

是仙界9重天,其神秘程度連諸天生靈都無幾人有資格入內,何況是諸天的仇敵頭頭,更何況,剛纔氣息波動來源於木屋後的山脈,也就是說,異皇早就在那裡了,說不定1直就在裡麵。

這是什麼概念?

異皇,很有可能,1直待在諸天宇宙最重要的地方之1,震驚的同時,1股寒意由然而來,這件事,竟1直無人知曉。

異皇卻冇顧4祖的反應,甚至從頭到尾冇在他們身上停留過1眼,徑直來到木桌剩下的1邊空位自顧坐下。

從他進來開始,吳莫的目光1直在對方身上,其隻有在坐下時眼睛瞥到了立在1旁的晴兒肉身微微停滯了1下。

不過,也僅僅是1眼,隨後便聲音淡然,言語簡賅,“何事?”

眾人都知道,是村長叫對方來的,那麼這話自然也是對他說的,所以這1刻,幾雙目光又紛紛看著了村長。

“兩件事!”

村長也不廢話,神色還是那般沉重,道,1指晴兒肉身,“第1件事,把殘魂還於她。”

停頓了1下,聲音中又帶著絲絲冷意,“弑天,叛變了。”

說第1件事的時候,異皇冇有1點反應,彷彿早就猜到了般,但是當第2件事不出口,其便猛的抬起頭,目光如炬,死死盯著村子,喝道,“不可能!”

反觀村長麵不改色的道,“冇有什麼不可能,事實就是如此,難得我的話你還不信?”

異皇沉默了,他那疊眼睛彷彿要看穿村子,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其低聲道,“信。”

隻不過,說完後眸子般倒平靜了下來,繼續道,“不過相比較師尊,本皇更信師尊,他老人家絕不會行這般愚昧。”

“多說無益。”

村長不急不緩,朝吳莫這邊示意了1下,“你能從他身上看出什麼嗎?”

聞言,異皇微微1怔,隨即側目朝吳莫看來。

這是對方從進來後,除了村長,第1次正眼看1個人,他半凝眸的盯著吳莫。

天帝!

至少是天帝境!

在對方看向自己,吳莫能察覺到那種模糊的壓迫感,心中立刻明白,這至少是1位天帝境強者。

異皇是天帝,這確實有些冇想到。

之前元荒荒過,他們兩人聯手去也趟黑白世界與4祖戰過1次,吳莫雖覺得,對方應該還要強於4祖1絲,但大概率也處在準天帝這1層次,因為,如果異皇是天帝的話,異厄宇宙怎麼可能與諸天宇宙膠著這麼久,還未分出勝負?

但現在顯然他早前的猜測是錯誤的,但以此時的感覺來看,異皇,同樣可以用深不可測來形容,而自己是準天帝,對方的修為就可以呼之慾出了…

“迴天返日?”

許久之後,異皇眉頭微皺,凝視著吳莫,“你見過本皇師尊?”

吳莫再1次驚了,他完全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看出來的,還道出弑天的神通迴天返日,難道自己身上還殘留著弑天的氣息?可是,自己為什麼毫無察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